林人树先生答会议代表问

  在江西省城投公司协作联络会2013年专题研讨会上,印咨询集团合伙人、上海公司总经理林人树先生做完专题演讲后,与参会代表互动交流,现场回答了与会代表的提问。现摘录如下:

  问:我们目前欠了很多银行债务,应该如何规避?

  林人树:已经欠下的银行债务,我的理解应该是银行贷款。既然已经有签订贷款合同,那是无法比的,如果到期不还贷款,就属于违法了。我们今天所讲到的规避债务风险,就是希望大家不要在银行贷款者一种模式上吊死,而是要采取多种融资模式并行,形成一个融资组合,让各种融资组合的又是充分发挥以弥补彼此之间的不足,这样在将来就能更好的规避融资风险了。规避风险不是躲债,而是让融资和还款能够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要形成良性循环,单一的融资模式是做不到的。

  问:若公司未来想在三板市场上市,应该如何包装?

  林人树:这个问题问得非常直接。一谈到上市,大家都会联想到所谓的上市包装,甚至粉饰财务报表。其实上市前的包装,并不是弄虚作假,而是要让投资者清楚的看到他把钱投给你了之后,会有什么样的可能预期收益。如何才能做到这一点呢?除了用过往几年财务数字让投资者感到兴奋之外,最重要的是让投资者清楚的看到你的盈利模式,而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就必须让投资者清楚你的战略目标是什么以及什么样的管控模式、组织架构在保证这个战略目标的实现,只要战略目标清晰,管控模式合理,落地实施方案到位,盈利模式自然就出来了,完全不需要额外的去虚假包装就能对投资者产生足够的吸引力。

  问:由于城投行业的特殊性,新形势下政府职能如何才能更好的发挥积极作用?或者说城投企业跟政府之间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关系?

  林人树:在和各地城投企业的伙伴们打交道的过程中,经常都有人会说:“政府就别管我们了,让我们自己做绝对做得更好 ”;“政府插手太多了,我们都没法做事了”……,这一类的话听到很多,好像城投企业做不好,都是因为政府的原因。好像一旦政府不管了,城投企业就能够高速发展、绝尘而去。我个人非常不认可这个观点。政府依赖于城投企业进行城市建设,城投企业依赖于政府提供优质稀有的资源,如果政府和城投严格分开,城市建设将无序,城投企业更是要迅速消亡。那政府职能如何才能更好的在城投行业发挥作用呢?我认为政府如果能够做到在当地城投企业里扮演股东的角色,才是最能够发挥左右的市场经济较色,政府这个股东为城投企业提供资源,同时以股东的身份向城投发展提出要求、建议,并且参与重大事项决策。一定要搞清楚,我这里说的,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股东角色,政府是通过董事会来行使权力并履行义务,而不是行政命令。政府只有扮演好了股东角色,才能在城投企业充分发挥正面积极的作用,才能尽量减少行政干预给城投企业带来的困扰。反过来,城投企业也必须要清楚自己的股东角色,不能在希望减少政府行政干预的同时,又希望得到政府的行政支持。政府和城投之间就是股东合作关系,是市场经济关系,这其实对双方都是挑战,需要双方都有智慧来共同协调处理。

  问:对市场经济不好时,不适合股权融资,是不是市场非常好的时候,就适合股权融资了?

  林人树:这个问题好像有点说反了。应该是市场经济不好时,可能更适合采用股权融资;而在市场经济向好时,更适合采用债务融资。之所以这样讲,首先的一个前提是,这是一个开放、公平竞争的一个市场经济环境,这一点必须先强调一下,因为我们国内游很多政治方面的因素的影响,如果考虑这些因素进来,可能最后的判断就不会这么简单了。当市场经济好的时候,企业的发展形势也会更好,预期的收益也会持续增加,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采用债务融资,借多少就还多少,当然有部分利息。而如果采用股权融资,企业收益越高,分给投资者的就越多,就越不划算,所以在经济形势好的时候,可能更适合采用债务融资,反之可能更适合采用股权融资。

  问:您觉得城市的终极发展是什么?民进国退,城投是因政府而起,可能也因政府而亡,这些城投老总们也在思考着城投未来怎么走?请问林总,您有什么终极解决方案吗?

  林人树:城投因政府而起,是否也会因政府而亡,这要看政府是否会主动让他亡,如果政府只是希望今后更加的市场化,在市场化的发展过程中,城投会逐渐演变,但不是灭亡。我们可以看到,在一些西方发达国家,他们的水务、能源等等还是属于国有(控股),他们也许就是我们将来的城投,这算不算你刚才所说的“亡”呢?我个人不认为到那时城投是“亡”了,而是更符合经济发展的规律了。对于城投的未来,我岂敢说终极解决方案,但我想,只要采用符合规律的、符合市场经济的方式去发展,城投只会越来越好。。

【录音整理:秘书处 吴仕业】